鄉野傳奇~29(著作權所有) 第二九章 眾山賊心懷感恩齊向善 他正要開口拒絕,那群賊眾已紛紛走出寨門。大虎便對胡巧兒說: 「巧兒,妳過來站到我的身後不要出聲,也不要看,好嗎?」 「是,恩公。」 胡巧兒只當大虎已然應允自己的要求,心裡竊喜得邊回答邊輕移蓮步躲到大虎的身後。 不到五更天,所有賊眾都已聚集在廣場,他們每人手裡都抱著大包小包的。 大虎這時說道: 「你們每個人都把東西放在場子中間。然後把身上的衣物都脫了。」 小姑娘一聽大虎要那些賊人把衣服脫光,立刻羞得轉過身子背對著賊人,並把眼睛閉得緊緊的。 那些賊人沒想到大虎會使出這一招,不禁嚇出一身冷汗,大部分的人都偷偷地從懷中拿出事先藏著的金銀珠寶放進包袱內,然後把手中的包袱擺在場子中央,並開始脫下身上的衣服。那些錢財竟然被堆得像座小山一樣,看那數量少說也有萬兩白銀以上的價值。其實大虎早已料到這些賊人並不可靠,雖然他已冷眼看到那些賊人的小動作,卻也不道破,因為他實在不想再多造殺孽。大虎把『要賊人脫下衣服』這句話說在前面,本就是要他們知道他並不糊塗,他希望他們真的能改邪歸正。等他環視眾賊一周,確定賊人的確把所有的金銀珠寶都放在場子中央後,他便道: 有巢氏房屋 「好了,你們可以把衣服穿上了。」 大虎的話聲一落,賊人便迫不及待地把地上的衣服撿起來穿上。 大虎等賊人都穿好了衣服,便指著其中一名類似頭目的賊人說道: 「你,過來。」 那頭目被大虎一指,整張臉立刻變得煞白,可是他又不敢不聽大虎的話。他的雙腳似有千斤重般慢慢地移到大虎面前,大虎問他: 「你叫什麼名字?」 那頭目低聲回答: 「大俠,小的叫陳狗子。」 「我問你,陳狗子,你是不是這個寨子裡的頭目?」 陳狗子遲疑著答道: 「回大俠的話,我是這裡的大頭目。」 「好,我再問你,你們寨子裡有多少幫眾?」 「回大俠的話,除了大王已死了之外,我們一共還有五十一人。」 「你們有名冊嗎?」 「回大俠的話,我們有名冊。」 「那名冊由誰保管?」 「回大俠的話,名冊是由楚長雄保管著的。」 「你叫他把名冊交給我。」 「是,大俠。」他轉身叫道:「楚長雄!」 「有!」賊眾裡有人應聲走了出來。 陳狗子對他說道: 「楚長雄,你把你保管的寨子人員名冊交給這位大俠。」 「報告大頭目,我把名冊放在寨子裡沒拿出來。」 「你趕快回寨子裡把名冊拿出來。」 賣屋 「是。」楚長雄一答完,隨即飛奔進寨子裡。 大虎又問道: 「陳狗子,你會寫字嗎?」 陳狗子聽大虎叫他,立刻轉過身子答到: 「大俠,我不認得字。」 「那你們之中有誰會寫字的?」 「大俠,我們就剛剛進去寨子裡的楚長雄及謝志成會寫字。」 「你把謝志成叫出來。」 「是,」陳狗子轉身對那群賊人叫道: 「謝志成。」 賊眾裡有人應聲: 「有。」 「你出來!大俠有話要問你。」 那個叫謝志成的賊人走出隊伍,立定在大虎面前。 大虎問他: 「謝志成,你是不是會寫字?」 「是的,大俠。」 「好,陳狗子,謝志成,你們二個聽著。現在我要你們二個把堆在那裡的金銀珠寶大致平均分成五十一份。」 「是,大俠。」 陳狗子與謝志成去分那堆金銀珠寶去了。這時候,剛剛進去寨子裡的楚長雄手裡拿著一本冊子從寨子裡奔了出來,他上氣不接下氣將手上的冊子交到大虎的手中後說道: 「報告大俠,這就是我們寨子裡的幫眾名冊。」 大虎手中拿著名冊也不急著翻看,他問楚長雄: 「楚長雄,你是個讀書人?」 楚長雄站在那裡必恭必敬地回答: 「是的,大俠。」 大虎瞪著大眼怒道: 「既是讀書人,為什麼要 永慶房屋落草為寇?」 楚長雄被大虎這一嚇,聲音直打哆嗦結結巴巴的說: 「大~大~大俠,我~我~是~是~在~在~遊山~山~玩水~水~時~路過~過~此處,被~被~被~他們~們~抓~抓~過來~來的。」 他一句話說了個老半天,大虎把音調放低溫和的再問楚長雄: 「你不要緊張,把話慢慢地說。我再問你,你們大王為什麼不殺你?」 楚長雄吞了吞口水道: 「大俠,我們大王在搜我的包袱時,看到我放在包袱裡的書本,知道我是讀書人,便問我:要生還是要死?我連忙點頭說:要生,他說:我既然要生,就得跟著他當強盜,幫他管帳冊及名冊。我在沒有選擇的狀況下,只好跟著他了。」 「楚長雄,你說你還管他們的帳冊?」 楚長雄點著頭說: 「是的。」 大虎把手一伸道: 「那帳冊呢?」 楚長雄忙從懷裡拿出另一本冊子放在大虎的手中。 大虎拿過帳冊兇道: 「剛才你為什麼不連同名冊一起交給我?」 楚長雄苦著一張臉低聲說: 「大俠,當時您沒問我要帳冊呀!可是我想您可能會想到要帳冊,所以我就把他連同名冊一起帶出來。」 大虎看他是一付老實樣便說: 「好!楚長雄,我就不再追究這件事了。可是我要你做一件事。」 楚長雄立?濾桶餔I頭道: 「是,是,請大俠吩咐,我馬上去辦。」 大虎將手中的帳冊再交還給楚長雄道: 「拿去,你去那兒」大虎手指著堆放金銀珠寶的說:「你把那些東西按帳冊清點一下,然後再按著他們二個所分的堆數註記上由一到五十一的編號在帳冊上。聽懂了嗎?」 「小的聽懂了。」 「那你去吧!記住,如被我發現這些金銀珠寶有虛記不實的地方,我就唯你是問。」 楚長雄唯唯諾諾應了個「是」,就拿著帳冊走到堆放金銀珠寶的地方去清點了。 且不說陳狗子、謝志成及楚長雄在清點金銀珠寶及帳冊。 此時天色已矇矇亮,清晨的太陽逐漸由樹梢爬升。大虎走道賊眾面前要他們席地而坐,他大聲道: 「你們大家給我聽好。其實你們聚眾為寇到處殺害搶劫無辜村民及過往商旅、強搶姦淫良家婦女之事我早有所聞,只因當時我人在大漠無暇過來。而且我以為官府自會將你們拿下治罪,沒想到官府怕死又無能,以致於讓你們橫行霸道至今。 這次我剛好路過此處,便向村民詢問你們的惡跡,他們個個無不對我泣訴你們危害地方的惡行惡狀,沒想到你們因官府都拿你們沒辦法,更是變本加厲無所不為無惡不作。我這才連夜進山,我本當對你們趕盡殺絕,替那些枉死在你們刀下的亡魂及被你們糟蹋的良家 澎湖民宿婦女們報仇雪恨。可是我後來知曉濫殺無辜的絕大部分都是你們大王做的,即使不是他做的,也是他逼你們做的。 由於你們大王已伏屍在我的棍下,因此我也不為己甚,不再追究你們到底還有誰曾造過殺孽。可是,我今天可以放過你們,讓你們下山回去改過自新重新做人。不過,你們要知道,你們雖是自由了,但是這不代表你們的罪被消除了,我會不停的暗中追蹤及查看你們今後的行為。假使被我察知你們仍在胡作非為魚肉鄉里,到那時,你們可不要怪我手下不再留情,你們大王今日的下場就是你們的榜樣。你們可不要不把我的話當真,你們看,」大虎舉起手中的名冊繼續說道: 「我手上已有你們每一個人的名字及紀錄,我要找到你們真是太容易了。除非你們躲到深山大澤永世不再出來。你們聽清楚我講的話了嗎?」 賊眾們聽大虎在問他們話,只稀稀落落的幾個人有氣沒力的回答: 「聽清楚了。」 大虎登時圓瞪大眼大聲喝道: 「你們聽清楚我講的話了嗎?」 賊眾如遭雷擊般嚇了一跳,於是齊聲回答: 「聽清楚了。」 大虎再厲聲說道: 「我沒聽清楚,你們再給我說一次。」 這時賊眾個個拉著喉嚨喊了起來: 「聽清楚了。」 「很好,今天你們下山我有一件事要你們去做。」大虎環顧賊眾一圈,知?酒店工作D每個人都在看著他,便指著正在分裝那堆金銀珠寶的三個人繼續說道:「我現在要他們三個將你們搜刮過來的金銀珠寶分成五十一包,你們每個人下山時都要帶著一包。」 那群賊眾聽大虎這樣說,不由得精神振奮大聲歡呼起來。 大虎大聲怒喝: 「你們高興什麼?我可沒說要給你們。」 賊眾立即停止了歡呼,他們都露出狐疑的眼神望著大虎,不知大虎的葫蘆裡究竟是賣著什麼藥,只好繼續聽大虎說下去: 「現在我問你們,誰知道你們大王一共搶過幾處村莊?」 賊眾一聽大虎問這問題,便個個面面相觀,有的說三處,有的說四處,也有說五處六處的,大虎都聽糊塗了,他舉起了手叫道: 「停~,究竟是幾處?你們誰最清楚?」 有一個聲音傳過來: 「大頭目最清楚,他每次都會跟著大王出去辦事。」 大虎轉過頭去叫道: 「陳狗子。」 正在分裝金銀珠寶的陳狗子聽到大虎在叫他,立刻站起來應道: 「大俠,有什麼吩咐?」 「我問你,你們至今一共搶過幾處村子?」 陳狗子抬起右手邊屈指邊念著: 「趙家村、南台莊、屯子灣、賀家莊,還有~還有~古井寮。沒有了,就這五處。」 「知道了,你們三個暫時停止分裝,一起聽我說。現在除了楚長雄之外,你們其餘五十人分成五組,每組十個人中推派一人做領隊的,由這五?系統傢俱儢漍中嬪O帶著你們那一組的人各負責一個村莊,然後將你們手上的十個包袱送交到各村的村長或是長老,並告訴村長或長老請他們將你們交給他們的金銀珠寶分發給窮苦人家或是曾被你們劫掠過的人家。你們聽明白了嗎?」 那幫賊眾這才恍然,原來大虎是要這麼做,不禁懊惱的懊惱,嘆氣的嘆氣,個個都無精打采的說到: 「聽明白了。」 大虎轉對楚長雄說道: 「楚長雄。」 楚長雄應聲: 「在。」 大虎說: 「我要你做的事就是將這五十一包錢財詳細的登錄它的編號、內容及數量,交由誰帶在身上,下山之後會送交給哪一個村子的哪一個人簽收。這簽收字據由你先寫妥,再轉交給領隊帶著。各領隊於收到簽收人的簽字及蓋章後,就由你負責將每張收據收齊,然後我會去找你拿那些收據。而你那份錢財登錄冊也要交給我一份,你自己留一份抄本。你聽明白了沒有?」大虎忽然想起一件事,便叫著陳狗子的名字:「陳狗子。」 陳狗子回道: 「小的在。」 大虎對他說: 「剛才我只分了五十包出去,還有一包你把它分成五十一份,每份以十兩白銀為限,你們每人可各拿一份回去做個小買賣。」 「是,謝謝大俠。」陳狗子對那群賊眾說道:「你們大家都聽到了,還不趕快謝謝大俠的賞賜。」 那些賊眾聽大頭目這樣一說,紛紛歡天喜地的對大虎磕頭說道: 「 景觀設計謝謝大俠。」 「謝謝大俠。」 「謝謝大俠。」 就這樣,陳狗子與謝志成忙著分裝財物,楚長雄則忙著去把它們分門別類登錄起來;其他的人則以責任地區開始編列為五個隊,然後在大虎面前站成五個縱隊。大虎在他們分好隊伍之後,就親自前去各隊巡視,再從各隊中挑選一位看來比較可靠的人當領隊。然後他要原來在寨裡當廚子的回到寨子裡去做飯。 太陽升得高了,時近晌午,所有事情大致就緒,而且也都吃過午飯了。每個人都背上一個包袱。大虎手上拿著的是各隊伍之名冊及領隊的姓名,財物清單。 大虎對著賊眾說道: 「你們都準備好了嗎?」 「準備好了。」 大虎再到每個隊伍前面巡視一遍,等他確定都沒有問題後,他回到場子中間對著所有的人說道: 「好,現在你們準備上路了,你們務必在日落之前把事情辦好,不得有任何差錯。我在這半日內已將你們每個人的面貌都記住了,如果被我找到有什麼人私吞你們身上的錢財,或是藉機中飽私囊,我絕不輕饒,任他跑到天涯海角,我都會把他揪出來的。知道了嗎?」 眾人雖是一夜沒睡,可是因為從此可脫離巫大王的淫威的控制,加上大虎非但不殺他們,還賞賜銀兩給他們各自去營生,且又剛吃罷午餐,因此各個精神反而大振,他們都很高興的齊聲道: 「知道了,謝謝大俠。」 大虎對他們一揮手說: 「你們下山去吧!千萬不?婚禮佈置n再為非作歹了。」 眾人興高采烈的各自隨著他們的領隊呼擁而去。 大虎雖然折騰了一夜又一個早上,可是他的精神仍是亢奮的,他望望前面的寨子,再看看地上躺著的賊首的死屍,他輕虛一口氣自言自語道: 「呼!總算了了一樁心願,但願那些賊人都能改邪歸正重新做人。」 事實上,大虎在誅殺了巫姓賊首後,對那些賊人不但饒了他們的性命,還對那批龐大的錢財絲毫不動心,他除了把錢財發還給受災的百姓外,還給那些賊人每人十兩白銀謀生。此等胸襟,使得那些賊人大受感動,雖然他們自始至終都沒看到大虎的真面目,也不知道大虎姓啥名誰,只道他是一位從大漠來的英雄好漢。因此那些人真的就完全依照大虎的指示將錢財交給趙家村、南台莊、屯子灣、賀家莊及古井寮的五位村長或長老處理,更極力對地方百姓推寵大虎的出神入化的棍法及其菩薩心腸。他們也都坦承自己曾經誤入歧途的錯誤而向地方百姓致歉,並指天發誓願意痛改前非重新做人,地方百姓看他們都是那麼的心誠意正的認錯,而且真正的賊首已經被大虎誅殺,以後再不用過著擔驚受怕的日子了,因此也就原諒且接納那些回頭浪子了。那些百姓還為大虎設了長生牌位,上面書寫著:「大漠英雄蒙面俠客」。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關鍵字行銷  .
創作者介紹

fzjjzdmrblh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